主页 / 买卖攻略 / 加拿大遇到这样的龌龊事:房客们只能选择搬家
SEMIAH

加拿大遇到这样的龌龊事:房客们只能选择搬家

  公寓管理处的人来访,原因是最近发现有人在楼梯间撒尿,而且不是一两次,尿液的浸泡下,楼梯油漆脱落,并且有很强烈的味道,弥漫在楼梯上下的空间。

  工作人员熟悉情况:每一层楼是八个单元,中间是电梯,两面各是四户,楼层的两侧都有楼梯,另外那一侧的人应该不会舍近求远,穿过整个走廊跑到这一边楼梯来干这种事情的。

加拿大遇到这样的龌龊事:房客们只能选择搬家 | 加国地产资讯

  住户的情况也熟知,你们这一边其他三家不仅是自己的房子,人也都不错,也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。是不是就你们这个单元是出租房,住的人多,有时使用卫生间冲突,所以才有人如此。

  分析起来,房东不住在这里,这个房子里一共住着四个人,Z先生住的是主卧房,有独立卫生间,自然不会,小伙子餐馆工作,早出晚归,白天不在家,也是完全可以排除的。

  另外一个哥们不用说,认识多年,已经是朋友了,了解他,他也不会做这样的事情,那么,只有剩下的一个人嫌疑最大—-江姓男人。

  这个人刚刚住进来不久,让人感觉举止言行很有些古怪。表面印象就给人以冷漠,孤僻的感觉,用现在的话说,情商不是很高。比如,对同一屋檐下的其他人不理不睬,见面从来没有不会打招呼,即使肩并肩站在厨房或者是擦肩而过,他也不会主动说一句话。

  也有例外的情况,有一次小伙子休息,朋友聚聚,来的两个朋友都是女人,他们一边包饺子一边聊天,这个男人听见声音马上就出来,并且站到了女人的面前。

  出于礼貌,女人们随便和他打了个招呼,他马上说:我姓江,江泽民的江,我爷爷是乌克兰人,我出生在国内大城市,我离婚了。

  女人们有些错愕,别人和他初识,即使问起来,他仅仅冷淡的说自己姓什么,再特别的强调一下是大城市的人,然后就再没一句话了。现在如此这般介绍,也不是在婚姻介绍所,又不是八分钟的见面,何来如此?神经兮兮。

  房东当初向其他房客介绍时说,此人是学生,可是看见他以后让人疑惑,已经是近五十岁的人了,是什么学生?在那里上学?又学习什么?难道是新时代的范进?

  后来的时间里,谁也不曾看不见他抱书本或者拿电脑去上学。这他又说自己是做PART TIME,但是,也从来没有看见他去上班。每天,每星期,每个月多数时间都是逗留在公寓里面。只是不间断的向政府各个部门投书寄信。

  更加不同于的是,他作息时间也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,白天不起来,晚上整夜整夜的不睡觉,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干什么,下午或者是傍晚起来是常事。

  凌晨时间睡觉,他都要刷一次牙,使用卫生间从来不关门,而且发出来声音特殊,那个动静就象骡马漱嘴的声音一样,整个单元都可以听见。

  他自身的卫生清理也仅仅限于此,从夏倒冬,没有人看见他洗过澡,倒是�燃�他房间地上的脏衣服堆成了小山,每次出门就从里面捡件相对干净的。

  饮食上也和常人不一样,他从来不做饭,说是不会,连方便面也没有,没有任何锅碗瓢盆,甚至没有任何餐具,连筷子都没有一根,唯一的食品用具就是一台榨汁机。

  有一次榨果汁,破天荒的上午起来的,占据了厨房,Z先生急着做饭上班去,商量先用用水龙头,他眼睛都不翻一下,让Z先生等着。

  十多个水果刨开,榨好,然后叉开两条腿,摆好姿势,一杯接一杯喝足灌饱,再洗刷完自己的东西离开,几十分钟过去了,Z先生上班迟到了。

  偶尔从餐馆买回来面条,米粉,随手就抄别人的杯盘刀叉使用,吃完用完,就将用过的这些餐具或者吧台,或者水槽一扔,再也不管了。但是对待自己的东西却不同,榨汁机和杯子只要用一次,就是十几,二十几次的涮个没完没了,然后对着灯光左瞧右看。

  这一次工作人员前来的意思,就是想和大家说说,提示提示:都是成年人了,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楼梯间撒尿,影响公共的环境。

  但是他们都想的太天真太简单了,这样善意,委婉的提醒完全没有起到警示的作用,阻止事情的继续发生。不久后的一天下午,在同样的地方又发现了大量的尿液。

  现场观察分析,撒尿的人是进了楼道以后,应该是防止有人突然闯进来,就倚靠在门后,站在那里直接向下面肆无忌惮的喷撒,尿液从门口一直延续整个楼梯和缓台。

  尿液的数量上看,应该是攒了不少时间,宿夜的积存,量大味足,整个楼梯间弥漫着强烈的骚气,地面在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。

  工作人员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当即手机拍照,并且向管理处做了汇报,查看了监控录像,研究以后,两个人一起上门找这位先生。

  可是,这个先生明明在家,无论怎么敲门就是不开。第二天工作人员早早的再去,还是睡眼惺忪餐馆的小伙子起来开的门,把他堵在了房间。

  但是他百般抵赖,不承认是自己所为,辩解说自己的钥匙曾经掉过电梯井里面,所以害怕坐电梯,进入楼梯间是为了上下楼的。

  他也不傻,知道公寓监控的摄像头只是走廊里有,楼梯间是没有的,“做案”前应该是勘察过的,所以知道工作人员没有直接的证据,但是这没有难住管理人员,他们是有备而来的。

  管理人员告诉他,从录像上看,这段时间只有你出入过这个楼梯间,时间上就是撒一泡尿的功夫,根本就不够你从十几层上下,另外其他地方都没有出现你的任何影像。

  知道的人对这个事情都感觉挺愤恨和恶心,你不是偶尔的一次,这里也不是你自己的一亩三分地,影响了其他的人,你不承认就做化验,让他承担费用,另外还有消毒清理的所有需要,有人就愤愤不平的说,

  其实,管理处并不是想把他怎么样,只是要制止这样的行为。尽管,他最终也没有承认,但是贼人胆虚,从此这个楼梯间再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。

  事情远不是善良的人们想象的那么简单,公共场所他是不敢了,就转移了战场,在自己居住的房子里面制造麻烦。房子的卫生一般是房东周末休息抽时间来打扫,大家尊重人家的辛苦甘劳,所以尽量注意保持,唯独他把到处都弄得脏兮兮的。从不顾及。

  更加令人恐惧的是,每次他使用卫生间以后,都是一片狼藉,地上,马桶盖上满是尿液。有一次不知道什么原因,马桶里里外外全是血迹,连成片,淌成了溜,甚至连墙壁上甩的都是。更有甚者,还不止一次把马桶弄堵,不管不顾,大便以后盖上盖走人,第二天接着往里拉。

  房东接到消息,开车过来,弄了很长时间也疏通不了,使用专业工具也是不行,没办法找来了工人,拆下马桶,从里面清理出来的许多杂物,让人感觉是有意所为。

  如此恶劣行径,不仅不检点自己,还疑神疑鬼,怀疑有人向管理处揭发了他,怀疑这个,猜测那个,甚至跑到Z先生的店里去,掏出来手机,即没有拨号,也没有接听,就对着讲:你凭什么说我?我看过心理医生,我没病,倒是你长的那么丑,有什么资格指责我?

  当时在场有医院工作朋友,接触过神经病人,感觉他的举止有些不正常,眼睛直勾勾,走道嗖嗖嗖。不是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,公寓里和他接触过的,哪怕仅仅一次,也有这样感受,他和一般人不一样,有些神经质,和他在一起,会有一种随时受到攻击的威胁。

  其他人无所谓了,同租的人缺乏安全感,商量以后,集体找房东谈了一次:他住这里不仅让大家难受,而且缺乏安全感。房东有些偏袒,有些许的为难,因为他来租房子时,坚持要求签定了长期居住的合同。

  有这样的邻居,煎熬和风险同在,Z先生开始是说说,后来坚决的搬走了,小伙子也开始找房子了,尽管换地方上班可能不方便,哥们也在考虑。

来源:加拿大家园

点开瞧瞧

房子被折腾成这样,宁可卖掉也不出租了 | 加国地产资讯

房子被折腾成这样,宁可卖掉也不出租了

  据CTV报道,萨省的一位房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