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/ 买卖攻略 / 租客一张纸把房子变成大麻屋 房价惨遭重创
cascade

租客一张纸把房子变成大麻屋 房价惨遭重创

  华人天生喜欢买房,除了自住以外,很多人会将第二套房或自住房的多余房间对外出租,以房生钱。但加拿大租房法规与中国有极大区别,华人决定做房东之前一定要做足功课。不然不仅赚不到钱,还可能倒贴一大笔,生一肚子气,并给将来埋下无数地雷。

  最近,加拿大媒体就报道了房东被房客算计的两个例子,一个是根据医用大麻管理法将好好的房子莫名变成大麻屋,另一个是滥用租客保护法恶意拖延房租1年半。

租客一张纸把房子变成大麻屋 房价惨遭重创 | 加国地产资讯 -第1张

  好房子惨变大麻屋的事发生在BC省甘露市(Kamloops)。根据CBC的报道,房东DarrylSpencer是个消防检查员(fire inspector),10多年来一直将第二套房出租,但最近的一个租客给他带来巨大的麻烦。

  今年春天,一个邻居给他打来电话,提醒他检查一下房子的地下室。Darryl过来之后被吓了一大跳:自家的地下室变成了一个大麻种植园,房里至少有60株大麻,此外还有乱拉的电线,巨大的电风扇以及几个高瓦数的灯泡。

  他说:“我的第一反应是,这里有火灾隐患,尤其是那乱糟糟的电线,和拥挤空间内的各种杂物。”

  但令人气恼的是,与租客沟通之后,房东发现,租客在租住房屋内种植大麻,并不违法!根据加拿大2016年8月生效的新规《医用大麻管理法》(Access to Cannabis for Medical PurposesRegulations),任何加国居民申请到种植医用大麻的许可证以后,只要数量在许可范围内,就不需要取得房东的同意,甚至不需告知房东本人,就可在租住房内种植大麻。

  目前,加拿大有3万人已获得这种种植医用大麻的许可证。

  为了保护自己的房子,房东Darryl只好与租客耐心协商,并在主动给租客支付1300元搬迁费的情况下,将租客请了出去。

  之后,为了将杂乱的地下室恢复原状,Darryl又花费了5000加元的修理费和清洁费。

  但事情还远远没有结束。Darryl向房屋保险公司讲了自己房屋遭受的变化以后,保险公司立刻取消了他的保险合同,因为种过大麻的房子风险太高,火灾、水浸、盗窃的风险都比普通房屋高得多,而种植大麻的行为对建筑结构和住户健康都有潜在损害。所以,房屋保险行业通行的惯例就是,种过大麻的房屋绝不承保,即使种的是医用大麻也不行。

租客一张纸把房子变成大麻屋 房价惨遭重创 | 加国地产资讯 -第2张

  种过大麻屋的房子,将来重新出租的话难度会很高,因为住户对潜在健康风险和治安的忧虑。

  鉴于这是Darryl的第二套房,如果租不出去的话就只能卖掉。但是大麻屋的记录会极大拉低房子的估值,房子很可能卖不出去。

  加拿大联邦帮政府之所以通过《医用大麻管理法》,目的是保护患病人士的隐私权。但与此同时,房东的财产权却遭受了严重侵犯。Darryl和有类似遭遇的房东说,这项法规很不合理,简直是在“真空”中制定出来的,根本不考虑现实状况。

  另一个倒霉房东的经历,发生在安省多伦多地区。根据《多伦多星报》,一名无赖租客根据网上的《如何拖延驱逐令》(How to DelayEviction)教程,滥用司法程序,在一套公寓白住了18个月。一向偏袒弱者的报纸也忍不住了,直接用了这样的标题:《邪恶租客滥用游戏规则的行为必须被制止》。

  这名租客名叫Rogers Afam Nwabue,长期以来租住在士嘉堡市Howell Square的一幢出租公寓。2015年4月1日开始,此人不再缴纳房租,也拒接房东的电话。

  后来,房东在“业主和租客委员会(Landlordand Tenant Board)”的协助下,启动了驱逐程序。Rogers当即表示,同意在2015年7月31日搬离公寓,但条件是房东免除他6月30日之前的租金。房东为了摆脱这个噩梦,被迫让步。

  但到了7月,租客却拒绝履行搬迁的承诺。相反,他向业主和租客委员会提交申请,要求对他原本已同意的驱逐令(evictionorder)进行重新审议(review)。2015年7月29日,业主和租客委员会驳回了他重新审议的申请。

  这一招不管用,租客又使用了上诉的方法。他向安省高等法院提出上诉,但到了法庭规定的聆讯日期却又不出庭,法院只好三番五次将案子拖延,从2016年2月拖到3月,然后又拖到6月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房东不仅需要找律师打官司,而且在结案之前,还不能将租客驱逐。

  2016年11月,业主提出申请,要求法院撤销租客的上诉,因为此人的上诉案“琐屑无聊、无理取闹并滥用司法程序……只是为了服务于不付租金而继续在公寓居住的不当目的,没有任何上诉价值。”

  但法官竟然拒绝了房东撤销上诉的要求,并设定了11月22日再次出庭的聆讯日期。新聆讯日期之前几天,租客传真给法院通知他不能在当天出席聆讯,因为那天他要到外地参加一个考试。此后一直到12月6日,租客都杳无音信。

  法院最终决定缺席判决。法官裁定,无赖租客需向业主支付5000加元的赔偿,但从租客拖欠租金的历史推测,业主几乎不可能收到这笔赔偿金。

  即使后来,法院指令多伦多警察局行政执法办公室前行驱逐租客,但因为这个部分有许多积案,所以驱逐行动可能要再拖几个月。

  2017年7月,无赖租客终于搬出去了公寓,但此时距离其拒交房租已过去了18个月。这18个月中,房东不仅损失了18个月的房租,还支付了大额律师费,无数次往返于租客委员会、法院和警察局,心力交瘁。

来源:CAC

房价惨遭重创">

点开瞧瞧

还在攒钱买房?加拿大这个岛只要85万 | 加国地产资讯

还在攒钱买房?加拿大这个岛只要85万

  据加通社报道,面积100公 …